阅读,走进了中图学会年会分会场

本来是在邱馆的博客上留言的,写着写着,索性贴这来了。
邱馆的原文地址:年会,主持阅读分会场

邱馆主持的这场“传统经典阅读与网络数字阅读”,也吸引了大群底下的朋友们的浓厚兴趣。也谢谢大旗老师的直播,让大家及时了解了会议情况,如同人文烟鬼和技术酒徒的PK一样,纸质阅读和数字阅读的PK同样让人兴致勃勃。
阳光下,懒洋洋的一卷在手,是何等闲适!但更多的时候,我们流连在电脑前,或即将广泛出现的手持阅读器前,进行着数字阅读。呵呵,纸质与数字,是乱花渐欲迷人眼啊!
但这次pk的意义显然不在于纸质阅读和数字阅读谁能战胜谁,而在于,无论是中图学会在今年9月成立了阅读推广委员会,还是2009年中图学会的年会上首次开设了阅读分会场,都旨在引领图书馆界重视阅读,重视阅读方式的变化给图书馆带来的挑战。尚散发着油墨清香的《今日阅读》第3期上,有老槐语——“图书馆人应该勇于直面新载体给图书馆业务带来的挑战,学习、研究新媒体,顾虑和帮助读者使用新载体进行阅读。”而这次会场PK的一方,刘炜博士的《《数字阅读——开启全民阅读新时代》,写得气势如虹,语曰——“在未来的数字阅读中,图书馆不可取代的作用将一去不复返了,但图书馆能否做好数字阅读,将决定图书馆是否有未来。”
面对汹涌而来的数字阅读,图书馆界,在行动了。

相关阅读:
沧浪水::年会,主持阅读分会场
西望图腾:09中图学会南宁年会参会记(三):分会场
数图研究笔记:古腾堡的故事
数图研究笔记:解放“被绑架”的阅读
数图研究笔记:开启民智,拥抱数字阅读
数图研究笔记:数字阅读与未来图书馆

今天,我们读什么?——祝贺《今日阅读》正式创刊

《今日阅读》正式创刊了,在4月23日“世界读书日”之前。蒙邱馆赠送,今天收到了飘着墨香的《今日阅读》创刊号。

上篇博文,写的是今年是个阅读年。而这期《今日阅读》,则回答了“今天,我们读什么?”。首先,阅读专家王余光的代刊辞标题直接指出:阅读“传统经典”!正值王教授的“美女说”引起图林一番热论时,他在这又提出了“有意思说”,或者“情趣说”——“阅读很多经典的传统作品,能够使我们变得更有情趣…作为一个人,仅仅是有用、对社会有贡献,而了无情趣的话,也没有什么意思。”我深以为然,在目前学校教育依然唯分数论时,王余光教授的“情趣说”,尤显可贵。

而新东方教育科技集团教育发展研究院院长王强在关于“数字化时代阅读”的访谈中,是这么谈论的:

“关于读什么,具体来说,首先要了解计算机,要了解网络阅读给我们获取信息带来的方便究竟有哪些。其次应读些工具类的、前沿类的、有新的信息同时又很重要的书。第三,在你的知识库里要建立感兴趣的知识站点,也可以建立一个类似书签的东西,那里记录了你最常去的网站,同时也记录了你的生活、情感各方面最需要从这些地方获得信息。”

这第三点,简而言之,就是用2.0的东东,建立自己的知识库。

中国阅读学研究会副会长徐雁索性开出了提升“阅读情商”的药方:

笔者有鉴于此,特以个人识见,试在书林中择荐22种、30余册,编为《提升“阅读情商”的读物书目》如下:
一、《如何阅读一本书》
二、《书的迷恋》与《书的狩猎》
三、《书店风景》与《书天堂》
四、《查令十字街84号》
五、《买书琐记》与《旧时书坊》
六、《书之爱》与《我读过的99本书》
七、《阅读史》与《阅读发展心理学》
八、《阅读改变人生》与《阅读致富》
九、《阅读疗法》与《读书疗法》
十、《书里闲情》与《与名人一起读书》
十一、《中国读书大辞典》与《中国旧书业百年》
十二、“书与阅读文库”与“开卷读书文丛”

祝愿旨在倡导“全民阅读”的,由中国图书馆学会科普与阅读指导委员会创办、苏州图书馆承编、邱冠华馆长为主编的《今日阅读》办出影响力!

除了爱情,没有任何事情像阅读这样让我们觉得美好

<img alt="" src="http://lh4.ggpht.com/_1TuREIvx_PU/SgLcNNDxS2I/AAAAAAAAAH0/ikWHByccZ3k/s512/%E7%BE%8E%E5%A5%B3%E8%AF%BB%E4%B9%A601.jpg" class="alignleft" width="200" height="300" /“除了爱情, 没有任何事情像阅读这样让我们觉得,迟来的开始也可以如此美好。即使爱情也没法像阅读这样让我们觉得,越界之举,可以如此新奇!”

—— 台湾著名出版人郝明义先生新作《越读者》扉页上的一句话

今年一定是个与阅读尤其相关的年份。

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呢?难道,是由于今年3月,中国图书馆学会向全体会员发出了《关于开展2009年全民阅读活动的通知》,号召“在全社会倡导多读书、读好书的文明风尚” ?或者,是因为在4月,已经把图书馆2.0会议开到第四年第四届的上海地区2.0会议,为“推动图书馆利用Web2.0技术开展读书活动”,毫不犹豫地把主题定为“图书馆2.0与阅读 ” ?

或许,是由于Amazon年初发布的Kindle二代刮来了电子阅读器的狂风?停博一年的leon于4月1日抛出”eBook: Book end?“的长博,对eBook的前世今生娓娓诉来;4月10日,大主编图有其表一反贯常的嬉笑皆文,隆重推出了“Kindle点燃了什么?” 的强帖。该博发出,我按捺不住上去看了好几回,偶不是被表哥飞扬的文字和流水般的行文所吸引,我是奔这句话而去 ——“也许不久的将来,Kindle的价格就相当于我们买了一个普通闪存或者是一本纸本图书。”——多诱人的预测啊,kindle恍然就在不远处向我们招手。

或许,是图林关于电子阅读与纸质阅读的美女论之争。对于电子书的阅读,王余光教授曾说过这么一段话——“一个正常的人,可以爱一个不太漂亮的姑娘,但不会爱一张美人照。电子文本就像一张赤裸的美人照,它让阅读陷入可悲的尴尬境地。而纸本阅读,就像你面对一位真实的衣着整齐的姑娘,她不仅有内容,更有可抚摸的物理属性。”针对这段言论,雨僧写了“阅读随想(淑女、学生和教授免入)”,k师随即抛出了“电子文本是‘赤裸美人吗?’”。相比博文,k师在宁波会议上的ppt的表达更显平实——什么是“书”?通过考察我们发现,书的形态实际上从来就没有固定在我们认为的这种样子,书的物理形态是一定历史阶段技术发展的产物,受到技术发明的局限,因此一直在变,书的内容才是关键。

或许,是引人关注的有关阅读的统计。图有其表在博客里计算过,如果上公共厕所五毛钱一次的话(——表哥太俗!),则国人人均年消费图书,相当于上七次公共厕所的费用。冲着这统计,读书日那天,我还查阅了英国、法国和德国国民的图书阅读情况,无论从平均阅读图书的册数还是人均购书的费用,这几个国家都远远高于我国。但同时这还有个让人略感欢欣的统计,中国网民网上购书比例位居全球第一

或许这些都是的,就这么细无声地,让我预感到一场狂风暴雨即将到来,改变我们的生活。假若不久的将来,当汹涌而来的电子阅读器价格大幅下降时,当Kindle的价格真如表哥在博文中诱惑大家说“相当于我们买了一个普通闪存或者是一本纸本图书”时,我们是否将欣欣然地,把电子阅读作为首选,而将千百年来大行其道的纸质图书阅读作为一种奢侈的享受涅?

今天之所以想到写这些,是因为晚上去永琪时,一个初中毕业的美女美容师兴高采烈地对我谈起她通过手机下载了一部小说,“虽然花了2元钱下载,但真的很好看,太吸引我了,我忍不住一直想看下去。”,望着她那因为兴奋而更加明艳的脸庞,我想到了2008我国电子书市场调查 还是不无道理——“ 低年级和低学历读者的高速增长是拉动电子图书读者数量稳步上升的主要动因…在网络环境下成长的年轻人已经渐渐适应网上阅读或者电子媒体介质。” 电子阅读,已悄然走入了老百姓之中,与纸质图书阅读一起,让阅读变得更加便捷、时尚,和恋爱般的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