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来兮,“老槐也博客”!

——谨以此文,纪念“老槐也博客”停博一周年。

据传,公元2004年的一天,图林Geeker sogg闲来无事,开张了‘闲来无空’,从此拉开了图林博客登上历史舞台的帷幕。

2004年秋,以 “自大学上大学撞入了图书馆学的林子,择此林而谋稻梁。直到有一年,图林中的事成了‘业余爱好’。寻寻觅觅,只想借得一方田园,播下对无法舍弃的图林的守望。 于是,老槐也博客了.. ”的深情告白,“老槐也博客”悄然在图林博客驻扎下来。从此,“见证了中国图书馆学理论观念与学术思潮在新世纪的发展与变革,见证了新一代图书馆人在中国图书馆在个舞台上的激情表演”的“老槐也博客”佳作迭出,引无数图林英雄佳人、大腕草根流连忘返,跟帖灌水、拍砖接龙,一时间,东有老槐,南有斋主,更有编目精灵、数图研究、书间道、超平博客、大旗底下、图有其表、游园惊梦、图林丫枝、钱涂无量、云影流光等等豪杰呼应,图林博客呈现一番欣欣向荣的气象。

时光如白驹过隙,到2008年秋,转眼“老槐也博客”开张四年整了。在众人毫无防备之时,老槐抛出了一文——“老槐准备过冬”,4天后,“博客4年祭:是说告别的时候了”推出。那是一个阴晦的日子。四年间,“老槐也博客”培养了槐花无数。看图林博客,必看老槐;写图林博客,必写老槐;谈图林博客,也必谈老槐。槐花们汲取着深入前沿的图林会议报道、专业现象的透彻分析,及种种业内动态信息,老槐则收获着槐花们和图书馆2.0簇拥者们的热爱及著名的图林八卦金奖。

那是图林博客繁荣的时代,那是lib2.0的璀璨年代。在美若西子的西湖之畔召开的第三届lib2.0会议,十几位以2.0方式参与编写、同时几乎都是博友的作者们,捧着刚出炉的国内第一部lib2.0的著作——《图书馆2.0:0:升级你的服务》一书,兴奋地站成一排并脱口而出自己的写书感言,台上笑容绽放,台下掌声兴奋而热切。这是一群如此富有激情和洋溢着才华的朋友,在槐师、keven师和大旗老师的引领下,恣意地挥洒着青春与才情!时光倘若再倒流,回到黄浦江畔的第一届全国lib2.0会议,游园上台发言,怀揣万字发言稿,唉,那时的我在哪啊,没能与会一睹‘小胡适’英气逼人的风采!但我依然有幸,西子湖畔的Lib2.0会议,见到了领奖领到手发软的意气风发的斋主,及一袭中式打扮、双拳抱握闪亮登场的Lib2.0新星新涯馆长,还有行文极艳丽优美、为人极低调的、我一直是他忠实粉丝的书骨精,那天,图书馆2.0是如此的群星璀璨,高潮迭起,其2.0的魅力直击每一个与会人的胸怀。

老槐的告别让众人措手不及。在荣获图林八卦金奖时展露其极富魅力的灿烂笑容几个月后,在众多2友还沉浸在10月上海lib2.0会议上其富有鼓舞力“一2就灵”的号召中时,老槐写出了 “博客4年祭:是说告别的时候了”,华丽转身,留给了众人孤独的背影。

告别后的老槐,也写过facebook的“老槐也博客2只谈风月”,曾两天连发四篇报道上海lib2.0苏州会议的强文,也曾热情讴歌今年暑期的志愿者行动。但与facebook上的文章相比,一个继“老槐也博客”告别后同时出现的新博——“www.oldhuai.name(老槐也博客)”, 更让众人注目和迷惑。老槐,原来没有停博?老槐也博客,出书了?——这都不是真的。oldhuai.name,是2友们送给槐师的新博礼物,有钱老板、sogg、小钟等一干技术高手,原“老槐也博客”博文的搬家、新居的装修实在不在话下。但老槐却迟迟不肯笑纳乔迁。里面的博文却依然源源不断,且大多出于老槐本人之手。老槐Facebook上的博文、QQ空间上的文章,无不被揽入其中,如最近的“少年春梦拥槐花”等。当然,其间也不乏“老槐洗手,江湖震动”、新年致辞“冬天来了,春天还遥远么?”等疑似老槐疑似游园们的精彩作品。

槐花们的声声呼唤(12),斋主的幽默调侃(别点,已被删),钱老板们的继续死扛,能换来槐师的扎营写博不?一周年了,老槐也博客,你回来不?

小镇村夫不要冬眠

小镇村夫,原名图林丫枝。读图林博客的人,大多知道其赫赫大名。

此君,以快出名。据说打字速度有多快,博文写得便有多快。—— 有博文为证(在),更有槐师的鉴定——“将文章拷到Word里查了下字数,1150字,除以5分钟,打字速度221字/分。不可思议的高手啊!即使从“开始计时”到“时间到”也有882字,176字/分,仍是超一流高手!PF ”。

此君,以高产出名。打字快、写博文快也就算了,脑子还转得特别快且情感还相当丰富:坐个什么校车,随想写了一集又一集;学个Dialog,经验整了一篇又一篇;更过分的是,前不久的一天,他又是写Dialog,又是写随想录,那天居然发博文七篇。瞧,有这么干的吗,这样下去,闷骚圈的博文由此君包揽便是。

此君,以爱读书出名。图林人士中,村夫的嗜书如命与他的名号一样有名。连图林公认文字最惊艳的书骨精,也曾对俺连连夸赞村夫是如何酷好读书。作为Dialog砖家,读读图书馆学著作也就罢了,偏去“裸读”什么政治、历史、美术、哲学、经济学的书啊……砖得特有学问,特高深。

这几天,以快和高产出名的村夫,突然一篇博文都没有了。俺非常不习惯这种沉默,貌似关心实则幸灾乐祸地询问其原因,答曰:歇歇吧,暂时冬眠。一听这语气,俺顿时紧张起来,想不久前槐师就是写了篇“老槐准备过冬”,紧接着四天后就抛出篇“是说告别的时候了”,然后,任由92条留言,任由博友们如何深情呼唤,槐师还是这么绝情地与俺们暂别了!

就在俺准备严重警告村夫不可重蹈老槐建中的覆辙时,已经连续几天没有写博的村夫今天在群里公然深情表白道:“有人可能会说我疯了,crazy!我说,如果我不写我才会真正疯掉……博客是连接过去、现在和未来的桥梁,是连接母亲、我和子孙后代的桥梁,博客是我的精神家园。”

哈哈,等着吧,过不了几天,也许就是明天,村夫小镇又将重新盛大开张了!

《老槐也博客》一书出版?

今天是“老槐也博客 ”四周岁生日,也就在今天, 在这里( http://www.douban.com/subject/3270657/  ),赫然《老槐也博客》一书出版了!

                                                   

云影说:封面设计得8错,很闷很骚!  

Keven说:从2.0到1.0。

槐师说:谢谢!真是一份大礼。博客周年时曾收到一本老槐博客书,四周年又收到一本,很痒很开心!

有关新书预告,在这里。 

相关链接:新博首篇—- 送给槐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