拥抱2010 !

新年的钟声马上就要敲响了,赶紧码几个字,趁自己还年轻一岁时。

回首即将逝去的2009,经历哪些欢欣呢?是拍牌照时在截止前一秒以最低价竞拍成功?是远隔千里清晰听到小侄女呼唤的第一声“姑姑”?是见到2.0朋友们时的八卦畅谈?是兴冲冲地南下与北上?是每天开门时儿子欢欣地一声“妈妈”?是与同事们夏日在漂流时水涌入皮筏艇时的尖叫?……

2009年中,又经历了哪些彷徨?是想念不在身边的妈妈?是处事时的惆怅?是写文时的着急?是对自己不努力的失望?是朋友相聚马上又要分离的愁绪?……

日子,就在欢欣与彷徨中度过了。

祝愿2010,更多欢欣!也祝愿朋友们虎年里三心二意:工作舒心,薪水合心,朋友知心!如虎添翼,万事如意!

让我们一起拥抱美好的2010年的到来!

漫卷诗书喜欲狂

上午,正在电脑前瞎捣鼓。

电话响了,哥哥充满喜悦的声音从遥远的珠海清晰地传过来。

“老妹,你听着啊“”—- 耍什么花招,我笑了。

“圆圆宝宝,你要坐飞机干什么?”哥哥发问了。“—-去上海!”我那宝贝侄女奶声奶气地回答着。

“去上海干什么?”哥哥继续追问。“——看姑姑!”圆圆清清楚楚地应答道。

我狂喜,哈,我这宝贝侄女是个慢性子,开口较晚,一直盼着她叫我姑姑呢。今天,幸福突然降临了,而且还来这么一段对话。电话那头,侄女还在叫唤着:姑姑,姑姑。。。哈哈,在我第一次听到小侄女叫姑姑时,她已经能高兴告诉我,要到上海来,来看姑姑!

“1-2-3……”,才华表演在继续,圆圆会数数了,而且一数,竟然数到了二十,哈哈。不错!

欢笑中,想起了一个问题,谁教的宝宝上面的对答呢?哥哥说,是妈妈的功劳。工作忙碌的哥嫂也是今天早上突然听到圆圆宝宝边玩玩具,边念叨着:坐飞机——去上海——看姑姑!

恍然间,我看到千里之外的亲爱的妈妈,在她带着小孙女玩耍时,她一遍遍重复地、教着两岁的小孙女,“去上海—看姑姑”。在教与学中的一次次重复中,表达着母亲对女儿最深沉的爱。

放了电话,写下此博。也记下今天这个日子,2009年3月28日。

放假了,过年啦

放寒假了,真好。一个月,可以不用在睡意朦胧中被闹铃声吵醒,可以不要分秒必争地去赶校车了,可以不需早晚各一个多小时奔波在大学城与市区之间了;可以随意看书,随意看碟片,随意逛街了,嘿嘿。

马上要过年啦,更好。有了回乡探亲的理由。马上要和家人动身到哥哥嫂子家一起团聚了!在这,向各位图林师友提前拜年!祝大家春节愉快,吉祥幸福!

刚才还上斋主博客看了,程教授终于回来了,在春节前夕这么紧张的日程中,还和萧德洪馆长一起赶赴四川为”图书馆家园“奔波,深深致敬!祝福今年的中国平安,祝愿今年的图书馆界有更多好消息,图林有更多喜讯!

 ^_^

我的2008

应该是许多年前,在每年的最后一天,甚至是岁末的最后时刻,年轻的自己常在埋头疾书一年来的总结,及对新一年的期盼。那些年,常在许愿与文字中,迎接新年钟声的到来。

一晃悠,已是中年人了——谢谢游园的提醒,俺惊觉步入了中年。更常感叹时间过得如此迅忽,表哥在“扒2008的八”中感叹今年是否收获了几许皱纹,我却是只记得28的自己欢笑就在眼前。

该回眸下,站在08的最后一天。2008,我做了些啥呢?

(1)写博了。一直是一个观众,看着图林博客的热闹与喧哗,而自己跻身其中,是在中青论坛闭幕的伟大日子,为了记叙些那内容充实的两天会议,及或许会涌上的纷杂思绪,在新浪开博了。博客开张得到诸友人的鼓励,而博主自己,一直自由散漫,从7月3日开博至今,共写博文33篇。为此,俺没有少挨博客高产作家村夫同志的批评。值得纪念的是,在10月24日,也是老槐告别“老槐也博客”的伟大日子,我拥有了自己的域名,与众位闷骚友欢天喜地地搬迁了新家,并在乔迁之日伤感地写下了“新博首篇——送给槐师”。

(2)开会了。08年,第一次参加了国际会议,在silf2008(上海图书馆国际会议论坛)上,作为分会场报告人就自己的一篇论文进行了交流汇报;在年末的上海图书馆学会年会的理论分场上,也作了个解读《图书馆服务宣言》的汇报,报告时,宣言起草人槐师在会场端正着,平时八卦此时严肃且专业无比的万二主持着,而keven大师也在俺报告的不远处坐着,小小的会场,大腕云集、星光灿烂,让俺平添了不少紧张…

(3)考试了。08年,参加过几个小小的考试并顺利通过,LG戏称俺为考试专业户,他深知我平时的不学无术与临考前的临阵磨枪;但我深知,无论是多小的考试后面,都离不开LG和小儿子的支持和鼓励,还有永远视我为小女儿的妈妈。他们,都是只希望我每天吃得饱饱的、休息得足足的,不要担当任何心事像小猪猪一样快乐成长的人。

(4)获奖杯了。小时候,奖状得到不少,糊了一墙;长大后,获奖证书拿到些,小小一摞。而在2008,因情报搜索大赛获三等奖,俺破天荒拿到了一个类似奥斯卡小金人一样的水晶奖杯,虽先前看过博友们秀过的图片,但当年会那天把奖杯抱回家并从大红包装盒中小心翼翼取出时,从没有得过奖杯的自己就象刘姥姥进大观园一样又惊又喜起来。如今,这个水晶奖杯被俺放在客厅音响上端,每天自恋无比的可以随时打量。

 至于其它,不能再写了,例如不能写读书了,因为没有读几本书,特别是在丫枝那样疯狂地读书面前;不能写学习了,因为自己懒惰而不求上进……但能记住的,还有2008中的欢乐和哀愁。最让自己感伤的,是老槐的停博,清晰记得那些天自己的闷闷不乐与郁结于怀,在写那送别老槐篇时原本充满悲炝后被sogg友好提醒才强打精神多了些许亮色;最让自己开心的,是结识了一些朋友,因为有了他们,生活变得更加灿烂而生动。

2009,来吧,我期待并拥抱你的到来!

冬眠者更渴望春天

不会表达多半缘于你不清楚自己在思考什么或不清楚自己在如何思考,不写博客表示你已经不再思考或已经无法思考或文字已经无法容忍你的思考!

冬眠表示你已经披着足够厚的臭皮曩或没有足够储备却必须面临严冬寒风而选择安静地消耗最少的能量,因为冬眠者更渴望春天!

多数人在少数时间或少数人在多数时间都会盲目坚持自我判断,缘于某种无知或偏见,而读书与思考是消除这种无知偏见的途径之一,也是一种自我的心灵按摩!

阅读也是一种可以消除不确定性以及增进理解性东西的行为方式与私密性体验,同时阅读的最大问题在于它那极强的催眠作用,成则冬眠,败则狂躁!或许你还未意识到:阅读有助于提高你的幸福指数,而看电视则意味着你的不幸福

“国家尊重和保障人#权”已写进我们自己的宪法。冬眠时如被他人搅醒,冬眠者会如张翼德当阳桥头“啊呀呀”般地歌唱:偶也将保留上访的权利,因为野百合都曾有过春天……

戊子.癸亥.壬戌.沪外

生如夏花,去如秋叶

生如夏花之绚烂,死如秋叶之静美。 

这段文字,几日来,一直在我心中久久地沉吟,一直在我脑海中反反复复地出现。

得知您的消息,是在午夜夜半,万圣节的前夕。简短的几个字:晴天霹雳,×××走了。我的心迅速、迅速地下沉,不是玩笑!电话过去,遥远的话筒里只传来友人的抽泣声……

该怎么说您呢,灿烂、美丽、热情、浪漫如火的您,开了个这么大的——不能开的玩笑,没有任何预兆、没有任何招呼、没有任何告别地,就走了!

上次见面,不是笑靥如花吗,伸出您那涂着淡淡甲油的手,“看,俺的戒指!”哈,那么大的钻戒,那么璀璨……您带来笨重的大大的影集,说给我们看看您的新郎;您开来新车,说让我们领略一下马路杀手的车技,您果然菜,带着我们,在长安街转啊转,就是不能找到一个在王府井附近停车的地方……

那是去年吧。之后,我们有过通话,有次电话过去,您说,“等等啊,待我把车停下。”您把车泊在了路旁,我们一口气聊了几十分钟。印象中,这是我们最后一次交谈。

我一直在怀疑,命运是否爱捉弄人。如果不是这样,对生活,对家庭,对朋友,对事业都如此眷恋的您,怎会离去?

上次在北京,我不该在暮色中终于去了那个地方,陶然亭。一个与您有着同样青春、同样美貌的女子,在几十年前,与她的爱人君宇在陶然亭畔共同演绎了“生如闪电之耀亮,  死如彗星之迅忽”。

而此时,我已经把您和有着苍白面容终日垂泪的才女评梅混在一起了……同样凄婉,同样绚丽!

好好安息!下次去北京,我将手捧一束娇艳如您笑靥的鲜花去看望您!

黄玫瑰,所有的花儿你最美

    
常爱听一首歌,在安静时,闲暇时,一遍遍地放着、听着…

    
第一次听到这首歌,是在闹市的一座楼里,突兀飘到耳畔来——“我会站在你的身旁,给你依靠的肩膀…”,迅速被这旋律吸引,问人此歌的歌名,被问者也不知道。上网搜索,是她——黄灿的“黄玫瑰”。 继续阅读黄玫瑰,所有的花儿你最美

新生培训遭遇感动

   
        又是九月,又是新生入学时。   
        如往常一样,图书馆的新生培训开始了,而且,这次计划是覆盖到所有的新生。   
        已经是数次和新生们交流、培训了。今天中午,如同前几次一样,教室里坐满了青春洋溢的刚踏入校门的大学生们,十二点开始,一点钟前必须结束,很多学生下午还要上课。在有些匆匆地结束后,收拾笔记本时,围上来几个学生,问着一些问题。             我回答着,最后问询的是一位男生。我知道他,因为在整个讲座时,他一直很专注地听着,坐在第二排。他礼貌地问起代理服务器设置的问题,并且抄下来。注意到他的面容、手臂都有被烫伤过的痕迹,我表扬起他的认真。突然,他问我“老师,能把您的联系方式告诉我吗? ——平时都公布给学生的,今天没来得及公布。迅速地,我将联系方式告诉了他,他趴在我旁边的桌上,认真记下。一刹那,我注意到了他的手,写字的手——这竟然是一个没有右手,用左手——布满伤痕的左手在书写的男生!我忍不住打量了这男生几眼,他的言语和神情传递的却是坚毅和向上……男生道谢后离去,在他走向座位时,尚在讲台上的我问道‘同学你的名字?’,因为我怕自己,在众多的信息中不小心忽略了他的询问。   
        我想到了正在如火如荼举行的北京残奥会自强不息的运动员们,也想起,今天早上,走向阅览室的一女生喳喳地告诉与她同行的女友,带来了好多元祖的雪月饼——一种冰淇淋月饼,要赶紧吃。与学校不少衣着鲜艳、条件优越而快乐的女生相比,这个外表朴实、可能来自农村的男生也许会有些落寞,但他落寞吗?不,从他眼里,我分明看到的是自尊与自强。   
         这一届来的新生已经大多是90后——90后,这数字第一次听到时让70后的自己吓了一跳。90后的他们,人们想象中大多是娇惯与不懂事,但这猜测也许错了。在上周培训时,讲台上有一把椅子,却蒙着一层灰尘,一个女生,跑上来,用柔软的餐纸细细地把椅子擦拭干净,虽然后来我是站着讲,一直没有坐这椅子,但这举动却让我感动着。

        90后的大学生,用行动在诠释,在备受宠爱中长大的他们,大多更为自信、个性张扬,同时也是自强与体谅他人的。

 

   

 

英雄泪满襟

   
         刘翔退出了比赛!这一结局,是千万次设想,都没有想到的。

         从奥运会开始,家中就一直唠叨着21日晚有刘翔110米跨栏的决赛,大家念念叨叨,生怕忘记。前几天,看钢琴家郎朗在开幕式后接受采访,采访结束前表达了“相信奇迹出现,刘翔战胜罗伯斯”的愿望,还好,不光是我,多少中国人都在渴盼着刘飞人夺冠的那一刻。也曾经开玩笑,要是输给罗伯斯了呢?因为这几月风传的伤痛,输就输吧,言者笑了。但刘飞人,却在今天上午的男子110米栏预赛时,上演如此悲情一幕——枪响冲出后,因有人抢跑重新返回,却在众人尚未反应过来时,黯然离开了星光闪烁的舞台。

         随后的新闻发布会上,与刘翔情同父子的孙海平教练竟然泣不成声,刘翔努力了,师傅也努力了,大家都尽力了,怎么会,如此悲情而又壮烈的结局?

        这就是体育比赛的魅力吧,不到最后一刻,胜负难测。近日的“金正日将军帮我克服恐惧”,“毛主席像章保佑我夺冠”及佩戴幸运链等纷纷上演,面对风云变幻的体育竞技,运动员除了勤奋加苦练外,在大赛面前,更希冀于在好运的庇护下表现出最佳的状态。

          中国兵团连日来战绩骄人,让国人振奋;而刘翔飞人的今日悲情退出,却让我心中一直在低吟出师未捷身先死,常使英雄泪满襟!

           看奥运的同时,依然笑看图林风云。夏日的图林博客比较安静,但丫枝依然笔耕不止;一飞更是几乎每日都博;k师志愿者归来;大旗说为学术者最好少博、慎博和不博 ;铁冰雨僧斋主的“用户永远都是正确的”展开论战,湘轲出现;老槐昨日也就此论战抛出了一文;表哥呢,避运去了,今日回来估计又要开始闹运系列了;书骨精在“念唱做打”后,又开始“肯干活,爱学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