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电子版了,还需要纸质版吗?

上午有事,下午去了中美图书馆研讨会会场。充满期待的讲座,听得有些失望。更有意思的,是会议结束前几位专家接受听众提问时互动中的几个问题:

1、电子与纸质收藏。2009年,国内图林界对电子阅读与纸质阅读孰优孰劣给予了极大的关注,论文、博文、论辩先后登场,“赤裸美人”、“九浅一深”等新新词汇应运而生。而今天下午的互动中,类似话题被美国专家们也主动提及。四位美国专家中,有三位对话了他们各自所在图书馆对电子与纸质收藏的做法。

阿格西大学/芝加哥分校(Argosy University Chicago)图书馆馆长陈琦:我的图书馆基本上走的是电子图书馆的道路,没有收藏纸质图书的功能。每年7、8月订杂志时,在数据库中先检索,若有就取消纸本订购,大力增强数据库。

美国杰克逊维而州立大学的副教授、参考咨询员王汉荣:我校图书馆不同。每本书都有其读者。读者看了网上电子书,要纸质本,我们再为学生买纸本书。核心书既要有电子版,也要有纸质版。

陈琦:学生喜欢看纸质书,拿着一本到海边看,多好。但电子资源是新的趋向,这是我对学生、老师信息素质教育时注意的关键问题,一定要养成网上寻找资料,而不一定要依靠纸质资料,今天不学这方法,明天还要学,否则自己就没法查到所需的信息。(——咋觉得这理由不对呢,检索能力强与喜欢纸质书,不矛盾嘛。图林丫枝就是生动的例子:))

主席熬不住发言了,这是她在整个互动过程中唯一的发言。Roberta Stevens,美国图书馆协会主席如是说:昨天讲到了怎样把图书馆投资收回。图书馆用了多少地方,有多少人用了图书馆的数据,所以,图书馆和图书馆馆长要特别注重书、杂志在网上的情况,有就把纸质停掉!Space,这地方不是越来越多,只会越来越少,以后没地方放的。如果你有很大的、宽旷的场地,是很好的事情,但你若一天到晚买纸质资源,(总有一天)你会和校长说空间不够。空间空出来,人员空出来,需要改变人力、财力、物力!所以,有电子版,就停掉纸质!

2、RFID的运用情况。汕头大学馆的提问,国外RFID运用到什么程度?美国杰克逊维而州立大学的王汉荣介绍说,她们馆用RFID,因为有12层楼,学生可把任一本书带到任一层,她们要追溯书到哪里去了,一旦有这需求,就用RFID搜索。汕头大学馆员介绍他们对新馆的50万册图书运用RFID管理,成本为2-3元/本(若100万册都做,成本会下降),用RFID后,自动借还的量增长很快。

3、如何全面收藏图书?美国杰克逊维而州立大学的王汉荣介绍,利用Booksinprint数据库(——要购买才能使用),美国在印书籍都可搜索到。有多少书出版了,现在还在印。若有些书绝版了,由学科馆员到各网站上积极查询,若能买到的,用信用卡订购。

会议结束后,静静地听美国专家向热情询问的中国馆员,介绍他们不买复本,遇到读者要借阅时,特别是一个班同学都要借阅时如何处置,图书过期了也罚款,定期剔旧,剔旧的图书捐赠等等问题。两天时间里,来自60多个高校图书馆的约100名馆员与包括ALA主席在内的专家频繁互动。国内图书馆员越来越高的素质,与中外越来越多的交流,俺们的图书馆事业,还是越来越有希望滴。

Libraries are needed now more than ever——听美国图书馆协会主席Roberta Stevens的报告

<a href="http://library.dhu.edu.cn/lib2009/index.aspx”>2009中美图书馆国际研讨会(上海)在东华大学图书馆举行。今天早上八点开始,是一个赶早的会议。
首先来做报告的,是美国图书馆协会主席Roberta Stevens,一个金发美女,与她自己所告知的年龄看上去年轻十几岁。她报告的主题是“21世纪图书馆所面临的挑战和机遇”。
她首先对20世纪和21世纪进行了比较。如,20世纪,一个人职业生涯是拥有1-2个职位,而21世纪预期一个人一生中会有10个15个不同的工作(——真的吗?);20世纪,工作经验通常在一个领域,而21世纪是一个人一生需要掌握许多变化性的工作;20世纪工作场所的机构是自下而上的,21世纪的机构变化是多样性的,自下而上,自上而下,并行而进等。
对于21世纪的技能。她认为是掌握媒体和信息技术的能力,灵活性和适应性、主动性和自我性、跨文化和全球意识,批判性思维和解决问题的能力、创新的能力、沟通和协作的能力,跨学科思维的能力。
对于图书馆如何成为21世纪的大学校。Roberta Stevens认为,1、从内容为主导到用户与内容共为主导;2、通过加强有形和数字馆藏的结合;3、不仅增进知识,而且增进21世纪的关键技术;4、通过协作伙伴关系(——这词有点像政治用语),提高公共图书馆的影响范围;5、在社区内和学术领域发挥领导作用。
图书馆面临的挑战:1、全球经济衰退,政府拨款和私营来源减少;2、投资回报的压力正在影响人员的编制、收藏和数据库数量;3、更少的员工面对个性化和每周开放7天、每天开放24小时服务的期望;4、人员退休的延误意味着新的和年轻的,具有二十一世纪技能的员工不能雇用;5、市场的合并使供应商抬高价格;6、内容分类和信息来源的扩散(每个人都是内容的创造者)。
在谈到“Libraries as leaders”时,她认为,1、努力使图书馆成为社区中心或学术中心;2、图书馆在当今世界知道提供信息获取能力;3、为您和您当前和潜在客户的需要创建客户驱动的图书馆;3、识别并重新配置您的图书馆,帮助老年人等;4、以网络来联络广大读者等。
作为美国图书馆协会主席的Roberta Stevens,详细的介绍了美国图书馆协会,并欢迎中国的图书馆例如东华大学图书馆加入美国图书馆协会,成为其中的一个会员,能获取丰富的资料,能开展互访,能相互帮助等等。
提问很踊跃,南师大馆的一位mm的问题是,图书馆馆员具有什么优势能帮助人家学习?Roberta Stevens的回答是,图书馆员年轻、有知识及熟练的检索技能,我们一个很重要的任务是,怎样帮助老年人利用电脑(——想到了邱馆说到培训老年读者使用电脑,很难)。图书馆馆员的本领是“在信息社会,自由的检索”,而网上有很多信息,图书馆员能引导读者游弋其中,帮助读者评估信息。Roberta Stevens的呼吁是,“走出图书馆,到社区去,到人们需要我们的地方去,不要等他们上门求救。”“我们不应该是唯一的帮助大家终身学习的职业,但图书馆起着主导作用,不要低估自己的本领和作用。”
会后,有人在我旁边说,这个报告太浅显了,而听Roberta Stevens做报告时,我几次想到了吴慰慈老先生的报告,两者有些相似,都比较宏观、博大。浅显,《图书馆服务宣言》浅显吗?但真的浅显吗?不一定非得整让人听了就发憷的话题吧。不过,对于明天下午的技术话题,“Web2.0在图书馆服务中的应用,图书馆集成管理系统”等,依然挺期待的。

阅读,走进了中图学会年会分会场

本来是在邱馆的博客上留言的,写着写着,索性贴这来了。
邱馆的原文地址:年会,主持阅读分会场

邱馆主持的这场“传统经典阅读与网络数字阅读”,也吸引了大群底下的朋友们的浓厚兴趣。也谢谢大旗老师的直播,让大家及时了解了会议情况,如同人文烟鬼和技术酒徒的PK一样,纸质阅读和数字阅读的PK同样让人兴致勃勃。
阳光下,懒洋洋的一卷在手,是何等闲适!但更多的时候,我们流连在电脑前,或即将广泛出现的手持阅读器前,进行着数字阅读。呵呵,纸质与数字,是乱花渐欲迷人眼啊!
但这次pk的意义显然不在于纸质阅读和数字阅读谁能战胜谁,而在于,无论是中图学会在今年9月成立了阅读推广委员会,还是2009年中图学会的年会上首次开设了阅读分会场,都旨在引领图书馆界重视阅读,重视阅读方式的变化给图书馆带来的挑战。尚散发着油墨清香的《今日阅读》第3期上,有老槐语——“图书馆人应该勇于直面新载体给图书馆业务带来的挑战,学习、研究新媒体,顾虑和帮助读者使用新载体进行阅读。”而这次会场PK的一方,刘炜博士的《《数字阅读——开启全民阅读新时代》,写得气势如虹,语曰——“在未来的数字阅读中,图书馆不可取代的作用将一去不复返了,但图书馆能否做好数字阅读,将决定图书馆是否有未来。”
面对汹涌而来的数字阅读,图书馆界,在行动了。

相关阅读:
沧浪水::年会,主持阅读分会场
西望图腾:09中图学会南宁年会参会记(三):分会场
数图研究笔记:古腾堡的故事
数图研究笔记:解放“被绑架”的阅读
数图研究笔记:开启民智,拥抱数字阅读
数图研究笔记:数字阅读与未来图书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