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卷诗书喜欲狂

上午,正在电脑前瞎捣鼓。

电话响了,哥哥充满喜悦的声音从遥远的珠海清晰地传过来。

“老妹,你听着啊“”—- 耍什么花招,我笑了。

“圆圆宝宝,你要坐飞机干什么?”哥哥发问了。“—-去上海!”我那宝贝侄女奶声奶气地回答着。

“去上海干什么?”哥哥继续追问。“——看姑姑!”圆圆清清楚楚地应答道。

我狂喜,哈,我这宝贝侄女是个慢性子,开口较晚,一直盼着她叫我姑姑呢。今天,幸福突然降临了,而且还来这么一段对话。电话那头,侄女还在叫唤着:姑姑,姑姑。。。哈哈,在我第一次听到小侄女叫姑姑时,她已经能高兴告诉我,要到上海来,来看姑姑!

“1-2-3……”,才华表演在继续,圆圆会数数了,而且一数,竟然数到了二十,哈哈。不错!

欢笑中,想起了一个问题,谁教的宝宝上面的对答呢?哥哥说,是妈妈的功劳。工作忙碌的哥嫂也是今天早上突然听到圆圆宝宝边玩玩具,边念叨着:坐飞机——去上海——看姑姑!

恍然间,我看到千里之外的亲爱的妈妈,在她带着小孙女玩耍时,她一遍遍重复地、教着两岁的小孙女,“去上海—看姑姑”。在教与学中的一次次重复中,表达着母亲对女儿最深沉的爱。

放了电话,写下此博。也记下今天这个日子,2009年3月28日。

被河蟹的日子

久违了,我半月整不能访问的博客。

2月28日,游园、一子和我的博客没有任何预兆地,突然不能访问。开始,只认为是暂时的故障,而几小时后,钱老板发来一张公文,以我们低俗的名义通知速去备案时,我才反应过来,传说中的博客河蟹被俺们遭遇了。

3月2日,著名的博客“图有其表”幸灾乐祸地抛出了“华人图林博客反低俗第一号文件”(该文件遭遇了博友们的普遍谴责,留言数达到33条),而编目精灵,则发表了深表关切的博文(这里),让在拥有博客不知道自己幸福而失去时却失落彷徨的我顿觉春天般的温暖。

3月5日,钱涂无量小镇村夫云影流光闷骚客主题沙龙的访问也遭遇故障,表哥的“华人图林博客反低俗第二号文件”也随后公布;而一天停博都倍觉痛苦的村夫,迅速开始了包养低俗的生活。

3月7日,著名的竹帛斋主“被扩大化的反低俗搞得迷糊了”,发表了“没有低俗,何来高雅?”(别点,已被斋主河蟹了)一文。

3月9日,陆续公布了“第三号文件”、“第四号文件”后,为平息民愤,图林最低俗的博客——“图有其表”开始闭博自我反思,一天后,忍受不了反思的折磨,重新开张。

3月11日,“图有其表”终于真正被河蟹,众人欣欣然。

3月12日,图林著名的“超平的博客”也被河蟹,著名的山寨版“老槐也博客”也未能幸免。

至此,一直尚能保持乐观情绪或尚在安静等待备份通过的博主们开始了真正的忧伤。游园,签名改为“我是低俗和庸俗的完美体”,村夫写着“我承认,我很低俗”,超平老师用大话西游体的抒情小散文呢喃着:“没有博客,我像失恋的人一样,心里特别空虚。脑子里总是浮现过去的美好时光,终于明白了,失去的才是最美好的。我现在特别特别地想念我的爱人,如果,我还能重新拥有,我一定好好珍惜。”在这忧伤弥漫之时,钱老板显示了CEO的果敢,毅然决定“数字移民”。

3月13日,经过钱老板和sogg、小钟等人的努力,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完成了闷骚客的搬家工程。上面谈到的所有博客全部恢复了正常访问,众博河蟹,又是一派春日欣欣向荣之景象。

要感谢一把,在被河蟹的日子中,为我备案信息填写有误从广州打来长途电话(3月13日我收到了备案通过的邮件通知),且为大家操心最多的钱CEO,还有众多给予关心的博友、朋友们!

还有,需要重新订阅我的博客,地址为:http://www.xierong.name/?feed=rss2 ,给大家增添了麻烦,请包涵!